这位程德炎先生的珍贵回忆说明,台湾的第一部电脑是在1962年初来台,随后在60多位佳宾齐聚一堂、40多分钟的参访后,寿终正寝。然其文中并未提供牛车载电脑及IBM真空管的历史照片,从网络上找出来补充:




《岁月忆往》中华民国第一部电脑 文、图/程德炎 报导日期:2011-01-30 新闻来源:世界新闻网

  日子过得真快,一眨眼离2000年都过了十年。回想49年前,我参与安装台湾的第一部电脑,见它剪綵启用,但随即就…报废了。

  1962年初,我进台湾IBM才半年多,有一天总经理找我去办公室,叫我准备做接收及协助安装一套IBM大型电脑IBM650系统的工作。当时公司派了一位张先生去日本学习IBM650系统,还没完成培训,而这台大型电脑几天后就要海运到基隆港了。此电脑极怕震动,必须用气垫车运送,台湾找不到气垫车,向美军顾问团询问,他们也没有。当时唯一办法似只能用卡车,但是怕震动,要求时速在五公里以下,所有出租卡车都不愿接单。最后只好异想天开地决定用牛车押运。

  接船那天,下着小雨,总经理开车载我到基隆码头,当时公司的游先生已雇好牛车在场等候。系统共四大件,另加电缆等。除主机外其他的用卡车先运到新竹交通大学。我们看着主机IBM650轻轻的放上牛车。盖上雨布包好,小游坐在牛车上押运。一路慢行,经过一天一夜的辛苦,把主机安全送到了交通大学,再由多位壮汉,慢慢的抬上二楼机房拆箱,等我们去装机及测试。牛车拉电脑的有趣照片,曾大出锋头,在IBM公司成立75週年纪念刊物上也曾登出。




  IBM650系统由主机650及电源箱,IBM533读卡/打卡机,外加IBM407列表机组成,IBM650 是用真空管及很多锗晶体组成,面板上有很多小灯泡,就跟70年代的科幻电影演出的一样。记忆体Memory为2000字节的磁鼓(Drum),即所谓2K 字。比起今天的电脑的记忆体可小了上千万倍。主机与列印或读卡机用两寸粗的电缆连接。磁鼓怕震,所以必须小心搬运。

  接下来是由日本飞来的工程专家登场了。 每天早上我去旅社接他,再坐直快火车站去新竹,再坐计程车到交大接电缆线,调电压等等。下午五点,再坐火车返台北。我因为没有受过IBM650训练,只能打打下手及做翻译,与交通大学的工作人员沟通。今天台湾的高铁两小时可以由台北坐到高雄,当时是不能想像的。直快由台北到新竹要两小时,但是比开汽车要快,要安全。当时可没有高速公路。

  头一、二天,在火车上,由我用中国英语向日本专家介绍台湾,而他用他的日本英语介绍日本的事,再下来就没话可说了,很是无聊,后来他说,明天起,你把IBM650的书带着,每天我在车上教你如何?真是好主意,54天20个小时,课本上完了。我们一起测试,对我来说真的太好了。

  安装完毕,问题就来了。IBM650是使用真空管的第一代计算机,使用220volt,100Amp的电量,发热量极大。而交大电脑房的冷气设备(20吨、两台) 还没运到。虽有两台2吨的窗型冷气,却远远不够降温之用,而我们装机的时侯是农曆年才过,外面气温在华氏50/60度左右,因此我们是门窗大开的,不会造成过热的情况,但是台湾的3、4月气温就不同了,平均白天在85到95度,不再能开窗操作了。

  更不幸的是中国人讲面子’在正式移交起用这第一台电脑前’必须要有庆祝剪綵仪式’记得那是4月初的一天’请了严家淦副总统前来主持剪綵,IBM纽约总部飞来了位副总级的大人物,因为这1电脑是联合国某基金讚助的,想必还有其他的外交官员来参加。如何解决冷气的问题,再三讨论、试验。结论是只能开机 15分钟,室温就会由60度升高到华氏85度,这是IBM650工作最高室温的极限。当时向上级汇报了情况,希望能延期剪綵,但是大空调不知何日会到,要改副总统的日期很难,于是决定按原订日期计划举行。

  计划分秒必争,贵宾由简报室到机房不可走得太快,以4分半到5分钟为宜,前一晚12时,我与日本工程师做最后演试’开机一按起动纽 Power On,等五分钟, Ready灯就亮了,起动 Start Key读卡机读卡,面板上大片灯光不停的闪动,列表机慢慢打出由字母排列出的欢迎光临等字样。演试完毕,一看室温80度,很好,于是关机,我们把两台空调开到最大,就回旅店休息,一早6点起来,到机房看室温为55度,很好,有点紧张,希望一切顺利。

  9时整,仪式在会议室开始。约9点30分,总经理陪着严副总统及IBM纽约来的副总走向机房。我们有专人在走廊转角把守,等他们向机房走来,他就打个手势,我们就开机Power On,很好,约五分钟,Ready 灯亮了,贵宾也走到了,其他宾客也围着主机好奇的看着。

  不记得谁按了Start Key键。也许是副总统,读卡机开始读IBM卡片。这是表演的程式 (Program)。跟着650的面板上百灯闪动。听到407开始列印的澎澎声,就看到报表纸慢慢上升,出现了欢迎参观等字样,来宾一片掌声中表演完毕。此时室温已到了80度,正是该关机的时侯了,但是来宾兴趣极高,有互相交谈的,有提问题的,没有一人有退场之意,而我守在温度计边,两眼望着水银柱往上爬,乾着急。

  我走向总经理,在他耳边轻轻的说:「室温85度了,请送客,我们必须关机了。」 总经理回了一句上海口音的:「勿好意思的。再等一息…」

  我站回室温计边守着。再次到总经理耳边说:「室温90度了,请送客,我们必须关机了。」 但是得到的回答是同一句:「勿好意思的。再等等。」 如此这般,来回多次,而室温增到了95度。两个两吨的空调,斗不过60多位佳宾的体温,外加电脑本身热量。温度不断上升。本想十分钟表演完毕关机,一直开了40多分钟,也许是室温太高了,宾客也开始散了。

  最后一位客人一踏出门,我们立刻关机。打开机器的门,希望能冷得快一点,但太晚了,等机房在三小时之后,温度降到70度时。再开机时,面板上的灯,盯着你看,一动也不动。知道大事不好,日本专家也只能摇头歎气,决定回国了。

  第二天我一个人去新竹,打开机门,拔下一个二极管Diode插件,用测试器一测,12个二极管没一个好的。而我所带的全部备份,只有10个二极管,远远不够,其后由日本空运来400个二极锗晶体Diode,又再换了300多个真空管,虽可勉强起动,但永远没法恢复正常运作。

  总部的指令是「报废」,另由IBM运送一台二代晶体Transistor电脑 IBM 1620 取代。如此中华民国第一部大型电脑,就在向贵宾的表演启用后就寿终正寝了。


杂谈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999)
 
发表评论
   
表情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打开HTML
打开UBB
打开表情
隐藏
记住我
昵称   密码   游客无需密码
网址   电邮   [注册]